✔️一張飛墨西哥的飛機票+$1700入境美國 | 中國非法移民偷渡客繞道墨西哥偷渡美國 曝光地下通道+路線

✔️美国南部与墨西哥之间的边境,每年都处理许多以西班牙语为母语的合法与非法入境的人。但是众多边境检查站中,近年美国边防部门需要在其中一个聘请越来越多会说中文的翻译员。

美国南部与墨西哥之间的边境

在这个位于在圣地牙哥与与蒂华纳之间的检查站,边防部门的数字显示虽然整体的拘捕数字正在减少,当中被捕的中国公民却有上升之势。

华人偷渡美国的路径,通常是先到达墨西哥,然后再寻机入境美国,全程花费达40万RMB。

所以很多国内来的同乡,没有办法拿到美国签证,只能举债偷渡,到了美国一头扎进餐馆里,先打三年工还债再说。

而现在,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 )上有数十个群组,公开提供偷渡美国的过境点、发布价格、路线!

其中,价格最低的只要$1700就可以有人带你进去美国,所以偷渡美国的费用就是:一张飞墨西哥的飞机票+$1700入境美国费

这个费用远远低于40万RMB的市场价。据称,已有华人就靠这个已经进入了美国境内。

这些所有刚刚来到美国的移民,他们其实都是历经千辛万苦才能来到美国。

这些非法移民来自墨西哥、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甚至还有更远的厄瓜多尔、哥伦比亚等国。绝大部分都是妇女和儿童,也都没有犯罪记录,但是因为所在国家政治不稳定、经济发展缓慢、社会治安混乱等原因才被迫走上非法偷渡的道路。

在跟这些移民一起从岸边往公路走的路上,记者和同事用手机的闪光灯照着地面,不照着他们的面庞,是害怕亮光的照射给他们带来厌烦和恐惧,只是希望这样的光亮能让他们脚下的步伐清晰而安稳。

偷渡费$1700起,最高$8500

因为偷渡活动公开化,蛇头利用脸书平台组织非法移民进入美国,由此脸书的创始人扎克伯格被指责助长了美国的边境危机。

脸书上有数十个群组和页面公开提供跨越美墨边境的非法过境点,发布价格、路线、折扣选项,蛇头还发布了偷渡成功的视频 – 甚至他们声称获得了“移民客户”的好评。

一个名为“技术透明项目”的非营利组织本周发布的报告中曝光了脸书上的这些蛇头,称 Facebook 已成为人口走私者和危险偷渡的“一站式商店”,正在帮助移民冒着生命危险追逐美国梦。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倍数增长

近年,从中国移民到美国的人大量增加。美国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的数字显示,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继墨西哥和印度后最大的外来人口来源。

美国当局也对些趋势大惑不解:为甚么这些中国人要绕经墨西哥偷渡进入美国?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发言人李温迪(Wendi Lee)透露,2015年10月至2016年6月期间,美国边防人员共扣查752来自亚洲的人士,当中许多人都来自中国。

他对BBC说,在2015年当局只扣查了48名来自中国的人士,在2014年则扣查了五人。他指2014年前当局没有相关纪录,因为那时“从没有抓过中国公民”。

但在美国移民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奇什蒂(Muzaffar Chishti)眼中,这并不是甚么奇怪的事。他说,如果把这个数字跟美国整体非法入境数字来看,这个数字只是冰山一角。

在洛衫矶的唐人街逛逛,你不会觉得这里会有甚么异样:居民如常在这里生活,店铺如常营业。但是如果你问他们,有没有发觉身边多了一些没有持有效证件的同胞,他们大都避而不谈。

美国当局正在纪录一名中国移民的手指模
尝试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被抓后,都要面对漫长的过程,让当局决定是否应将他们遣送回国。

一名姓王的老人透露,他有一名亲戚成功躲过边防人员执法,与他的亲人住在这里,慢慢适应他在美国的新生活。

他说,那名亲戚坐飞机到蒂华纳,然后才坐车入境美国。他并不知道谁帮助这名亲戚躲过边境人员的检查。

记者也遇到另一名女子,她认为记者并不会在唐人街找到任何非法移民。有人更警告说,如果确定犯罪集团有参与这些非法活动,便不应问太多。

李温迪指,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有专责收集情报的部门,也与美国其他部门和墨西哥当局保持联系,就非法入境者的偷渡路线交换情报。

他透露,犯罪集团协助这些人非法入境美国,赚取丰厚利润。犯罪集团收费高昂,会向每名非法入境者收取5,000至7,000美元、甚至70,000美元的费用。

他也认为,航空公司开通了直接往来中国与蒂华纳的航线、中国护照持有人申请墨西哥签证较申请邻近国家签证容易等因素,都能解释为甚么这些中国人都跑到这里。

但一些分析认为,合法与非法中国移民的上升,与经济有关。奇什蒂指,许多来自中国的非法入境者的目标都是与他们在美国合法居留的亲戚团聚。

洛衫矶唐人街
洛衫矶唐人街的居民似乎大多对非法移民问题都住口不提。

漫长过程

李温迪指,当局针对这个趋势,已经加紧巡逻,尤其是沙漠、山区、峡谷等非法入境移民经常使用的路线。

他透露,当局抓到的人大多是20到30岁,他们大都是五至六个人一起,当中至少有一个人能说一点英语或西班牙语。他指,当局至今未扣留过小孩。

他指,这些人被抓后,就会被遣送回中国,但过程并不容易:

  • 海关及边境保护局首先要带他们到扣留中心,处理他们的资料,并就个案展开调查。
  • 当局会让他们通知所属国家的领事部门,也能给家人通电话,让他们可以告诉家人他们的位置。言语不通的,当局会为他们提供翻译员。
  • 然后,海关及边境保护局就会把他们送交至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让移民法官审理他们的案子。
  • 期间,移民及海关执法局会根据被扣押的人会否对社区构成危险或逃跑,决定他们可否获得保释,或是继续被扣。
  • 最后,移民法官会颁下决定。
写着中国制造的纸箱
大部份中国移民的目的地是加州、纽约等地。

如果法官决定要把被扣押的人遣送回中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必须取得中国政府的许可,然后把那人送出境。

这家非营利组织还透露,他们已在 4 月份将大约 50 个偷渡广告的页面提交给了 脸书。两个月后,脸书将其中的大约30多个页面删除了,但仍然有 19 个页面还在传播各种丛渡广告。

有些拥有数万名成员的群组,毫不掩饰他们的非法服务。 这些群组的名字为“El coyote lopez”、“Viaje para estados unidos, cumple tu sueño”——翻译过来,就是“去美国,实现你的梦想”。

在“El coyote lopez”页面上发布的一个帖子中,蛇头宣传说,从尼加拉瓜到美国的偷渡费用为每人 8,000 美元。

另一个帖子为单身母亲和儿童提供了折扣后的偷渡费仅为1,700 美元。但是,这种最低价格的偷渡费,但是非法移民入境美国后,要向美国边境巡逻队自首。

如果想要享受更多的“偷渡服务”,那么就需要7,000 美元到 8,500 美元的偷渡费,蛇头会将移民一路带到休斯顿。

在贴子中,蛇头使用墨西哥、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尼加拉瓜的国旗表情符号来显示在何处与移民“接头”联系,作为偷渡起始点。

“El coyote lopez”在社交媒体WhatsApp 上建立了一个账号,供偷渡者直接与走私者联系。

在名为“Viaje para estados unidos, cumple tu sueño”的群组中,蛇头发布了带领非法移民入境美国时的画面,显示他们的“顾客”——非法移民穿着救生衣,越过河,进入美国的情景。

有媒体在脸书上搜索发现,上述两个群组在昨天(6月10日,周四)还在热火潮天的揽客中。

一些加密的群组也在发布各类偷渡信息。

其中,一个名为“Quiero cruzar la frontera”的群组——翻译为“我想穿越边境”——拥有的44,000名成员。

在其中,一名蛇头发布了多个偷渡进入美国边境的视频,并说如果有需求就私下给他发消息,以获取偷渡报价。

奔赴美国梦,甘愿冒险

不但脸书被用来安排人口走私,还有证据表明,蛇头还利用脸书与墨西哥贩毒集团有联系。

Nilda Garcia 博士说——根据他们的武器、帮派标志和语言——可以判断出,一些走私者似乎与走私海洛因等毒品到美国的一个犯罪组织“卡特尔”有关联。

通过脸书上发布的帖子,蛇头说要收取 700 美元的费用,让移民跨越毒品犯罪集团“卡特尔”的领地。 如果不支付这700美元的通行费,可能会被“卡特尔”的成员勒索、绑架,甚至面临死亡的风险。

“卡特尔”和蛇头正在剥削试图越境进入美国的移民。

不过,有了这条廉价的偷渡路,很多同乡就不必再举债40万RMB偷渡,能够更快实现美国梦。这可以说是性价比最高的一条道路了。

即使面临着风险,但是仍有数以万计的移民想偷渡到美国,进入美国,就意味着享受白卡免费医疗、每月粮食券、孩子每月领取儿童津贴和上学免费餐等等福利。

一个偷渡客的移民故事

洛杉矶县居民林先生(化名)今年24岁,是合法在美国居住的新移民。但他在拿到身份前,曾因偷渡被抓进移民监狱长达八个月,从被释放时身无分文到现在拥有一家餐题,背后经历过许多心酸。

美国梦的追梦过程并不是康庄大道。

林先生偷渡来美时年仅20岁,在当时女友的劝说下陪同她一同来美国。当时他觉得来美国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毅然答应便和女友出发前往美国,两人首先飞到墨西哥。试图从美墨边境偷渡进美。然而女友成功了,林先生却被抓进移民监狱。

在移民监狱坐牢的八个月时间里,林先生起先还跟女友保持联系。但随着时间推移,那位女友与他的联系也越来越少,在他坐牢的第六个月,与女友彻底失联。当时他除了绝望和懊悔之余,更失去来美最初的意义。

当时林先生看着身边的狱友一个个被遣返或保释成功,内心十分煎熬,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未来会是如何。所幸在国内家人的帮助下,他保释成功便在洛杉矶落脚找工作。

林先生回忆,刚出狱时身无分文,只有全身上下的一套衣服,连手机也没有。因女友也彻底失联,只有自立自强,开始在洛杉矶的中餐馆挨家挨户的询问,找寻有食宿的工作,之后便在一家中餐厅开始了他的餐饮业人生。

一开始因为他是连厨房都没进过的菜鸟,只能从最基本的打杂做起,并帮忙切菜。他说,好几次不心心将自己的手指误切到,只有戴起手套继续切菜,以及帮忙洗碗。刚开始工作时,有时下班后脱掉手套,发现手套里都是鲜血淋漓,且伤口也不容易癒合。慢慢的也就习惯了,熟练之后切到手的次数就很少了。

由于不甘心只待在基层,以致每天只要有时间,他便在炒菜师父身边跟前跟后学习料理技巧。但真正让他有机会攀升的契机,却源于跟师父的争执。有次他与厨房的师父起了争执,师父愤怒的表示,让外行的他不要干涉过多料理的烹调方式。不甘示弱的他,便立即炒了盘菜给师父证明他的能力。也正是这盘菜,让师父开始对他刮目相看;很快的,他便由打杂一路攀升到厨房的二厨,月薪也从刚开始的两千元慢慢涨到三千多元,而他在美国的第二年,也申请到了绿卡。

从移民监获释到工作的期间,林先生曾出庭几次移民法院。在律师提供的供词下,移民法院没有过多刁难,给予了他暂时的工卡,之后第二年他便成功申请到绿卡。

在餐饮业打滚了几年后,疫情开始了,当时疫情在洛杉矶蔓延的十分严重,许多餐厅都在经济压力及疫情冲击下关门,包括他服务的那家店。失业在家的他,便萌生了开店想法,在与几位朋友商量及选址后,他与另外一位朋友,在洛县联手开了一家中式快餐店。

林先生说,他在美国从零到现在拥有自己的一家店,除了靠着意志力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更多的也是幸运。他很感激身边的人的帮助及提携,才能让他在美国有一席之地。